后记

    龙庭星海那一战已经过去了五十年,狸是那一战的阴影始终笼罩在仙龙一族的头顶上。几乎每一头仙龙都不愿意去提起那一战,但是没有哪一头仙龙能够忘却那一战。自那以后,仙龙一族从在九界星河之中高高在上的位置上,被颜面扫地的拽了下来。

    巨象星如今已经全部都是武罗的领地,唯一剩下的一块是给婵姑娘留着的。

    她已经带领着一支配备豪华的开拓军队,杀入了九界星河的更深处。她的一品强者,有七成都来自武罗的支援,剩下的三成,也全部装备了武罗提供的符核仙兵或者是符运仙纹,只此一项,战力至少提高三成。

    据说婵姑娘已经开拓了将近一半的星域,将所有的星兽全都赶了出去一这是两只小龟的功劳,虽然眼神不好使,但是盲眼打手更加可怕,因为你绝对半断不出来它们下一击会轰向何处,连它们自己都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依附于武罗的另外一个典型,就是仙魔商会。

    随着武罗不断扩张,仙魔商会更是成为了一头仙界商业的庞然大物,根本没有人能够匹敌,极盛之时,一度控制了整个仙界六成的商业往来!

    而苏九兰成为了仙魔商会的会长之后,却不断收缩,如今依旧是仙界第一商会,但是只控制仙界大约两成的商业往来。

    虽说是份额下降了,但是真正的智者都在称赞苏九兰。

    巨象星上又建起了两座恢弘的宫殿。

    一座“邢台宫。”宫殿宛如刀劈斧凿而成,大量采用了青砖青石,色调古朴hòu重、气象森然,

    这是“御捕仙后”谷牧青的住处,也是她办公的地方。

    三十五年前谷牧青飞升而来,武罗的地盘已经扩张到了四个星域,谷牧青操起了老本行,负责领地内的侦缉工作。时至今日,领地内秩序井然,人人遵纪守法,谷牧青当居首功。

    另外一座“明妃宫。”风格就要柔和一些,但是其中随处可见各种演武装备,圭人家显然也不是平和之辈。

    这是“明秀仙妃”朱瑾的寝宫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她的排名都在谷牧青之后,她虽然不甘心,但更多的是无奈。

    而此时,武罗的帝宫之中,某个空旷的院子里,一群人贼头贼脑的凑在一起口在下界时候的标准配置:武罗、向狂言、卢念武、巫千寿,全都在。还多了一个人:梁沫羽。

    梁沫羽远远地站着,脸上挂着不屑:“口腹之欲而已,至于你们如此兴奋吗?”

    巫千寿最是看不惯他:“每次你都装,待会你千万别过来,你敢过来,当心老巫的仙剑,”

    梁沫羽还真不怕他:“就凭你?哼!”

    巫千寿被鄙视了,等是恼火,作那不齤hòu道的事情揭人伤疤。

    “哟呵,现在牛气了,当初几百年卡在二品仙人的境界上的时候,怎么没看冇见你这么嚣张?不就是仗着我师父给你量身定制的符运仙纹,你才进入神位的嘛,狂什么?”

    梁沫羽眉毛一挑:“你不服气?放马过来杀一场!”

    “来就来!”

    两人吹胡子瞪眼就要动手。一边的卢念武一边吃一边嘀咕:“两个傻货,还不赶紧抢烤鸟,很快就没了,这可是百鸟仙尊园子里最鲜嫩的百舌黄莺,这会吃了,下回还不知道几百年以后百鸟仙尊才能培育出新的一批百舌黄莺呢。”

    巫千寿掉头就往火上抓去。

    香味袭来,梁沫羽也绷不住了,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火堆边,偏偏跟巫千寿去抢同一只烤鸟:“偶尔满足一下口腹之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...…”

    “你干吗非要抢我的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说这是你的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两人很快又掐了起来。

    武罗一边飞快地吃着,一边痛心疾首的教育向狂言:“你说你,人家百鸟仙尊几百年的苦功,全都被你偷了出来,到时候他要是发现了,必定暴跳如雷来找你们算账啊!”

    向狂言一边熟练地烤着扒光了毛的百舌黄莺,一边道:“你还真别说,不愧是百鸟仙尊啊,这种百舌黄莺,我还真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好的食材口实在是让我忍不住啊,这么好的东西,不拿来吃了,而是想要修炼什么莺音天罗阵网,实在是太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卢念武也是吃得飞快,嘴边冒油:“他炼制那劳什子阵网,是为了防备你吧?你不去找他麻烦就不错了,他还敢为了几只百舌黄莺来兴师问罪?”

    武罗无奈,谆谆善诱:“你们不能仗势欺人,这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向狂言瞪眼:“那你别吃了!”

    武罗一把将新烤好的六只百舌黄莺全都抢在手里:“凭什么?反正恶名都帮你们背上了,不吃回来岂不是亏本!”

    武罗手中已经掌握着七个星域,这还是因为这几年他争强好胜的心思有些淡了,下界的亲友基本上都上来了,他也就不用太cāo心了。

    剩余的几个仙尊,人人自危,百鸟仙尊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为了抵抗武罗,百年仙尊费劲了心思,寻来了一门另辟蹊径的上古阵法:莺音天罗阵网,辛辛苦苦培育了一批百舌黄莺,结果阵网还没开始修炼,就被向狂言把最重要的百舌黄莺偷出来烤着吃了!

    武罗一边吃,一边信誓旦旦的对向狂言等人说道:“你们要记住,我们要以德服人……,”

    “记住记住,”巫千寿连连点头:“以德服人,先要讲道理的,道理讲不通,咱们再动手!”

    武罗笑眯眯,百忙的进食大业之中,翘起一直油乎乎的大拇指:“好徒儿!”

    祖千秋的声音在院子外响起:“先生,仙龙一族的两位老前辈来了……”这院子没有门,武罗一帮人要是钻进了这个院子,祖千秋就很清楚自己最好不要贸然去打扰,更不会傻乎乎的闯进来。

    如今一般人见了武罗,都要三叩九拜,山呼陛下,唯独祖千秋这一帮老人,还是用“先生”来称呼武罗,他们若是换了别的称呼,武罗反而不习惯。

    听说有人来了,武罗赶紧擦干净了嘴:“来了!”

    武罗迎出去,老远就看见秤不离驼、焦不离孟的两位老人。武罗上前一步躬身一拜:“两位老叔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两头挫犴哈哈一笑,左边那头捋着胡须,右边那头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“敖洛那家伙最近各项事务都理顺了,我们没啥事情了,就溜出来四处逛逛。”

    左边那头鼻子不断抽动:“好像有香味啊...,…”

    武罗竖起手指:“嘘,有奸吃的,别声张,跟我来,狼多肉少,不够分啊...…”两头老龙毫无节操的一起点头,十分“警惕”的盯着周围。武罗一招手,三个饕餮,又往那个院子去了。

    敖洛便是神荒海之中那头枯骨神龙,来到仙界之后重塑仙体。

    武罗杀了敖逊,慑服仙龙一族,在他的扶持下齤,身负天下第一刀符“狱断乾坤”的敖洛成为了仙龙一族新的族长。

    两头牲犴则成了新的长老。

    武罗最苦难的时候,受了两头挫犴极大的恩惠,即便是到了现在也不敢忘,贵为九界星河第一仙尊,见了两龙,依旧行礼。

    地火金麒麟吼叫一冇声终于钻了出来:“你们两个待遇真好,刚才又好吃的,这小子si活压制着不让我出来”…”

    两头牲犴哈哈大笑,武罗无奈,摆摆手:“好好,同去同去!”

    这几十年来,武罗已经将“麒麟臂”之中九大麒麟凑齐了,不过只有地火金麒麟乃是肉身和生魂都在的,这“麒麟臂”实际上已经是一品天命神符了,只是上面有太多牛符压着,它没办法进阶到二品神将罢了。

    百鸟仙尊这一窝百舌黄莺数量颇多,足有几百只,武罗带着两位老叔和地火金麒麟赶到的时候,竟然还有些剩下的。

    自然又是一番风卷残云,顺带欣赏巫千寿和梁沫羽时不时上演的全武行。

    向狂言忽然想起件事情来,跟武罗说道:“对了,下面的人传来消息了,你留在年轮墓地下的东西,被人得到了。”

    东土年轮墓地下,武罗留下的那些傀儡,原本是打算当做一手奇兵,后来境界越来越高,便没有用上。到了仙界之后就更是不需要了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告诉别人,就像是那块天生神亚、一样,留在那里,看哪一位有缘人能够得到吧。

    或许当年最初在年轮墓地留下这些东西的那位前辈,也和武罗是同一个心思。

    下界众人基本上都已经上来了,有武罗在上面照应着,朱清江等人的飞升无惊无险。这样对他们而言是好是坏,武罗也说不清楚,但是你让他眼睁睁看着亲近之人冒那么大的风险,武罗绝对做不到。

    这一场烧烤盛宴,浸透了百鸟仙尊的泪水。武罗吃了一半,看看天色,匆匆灌了一口酒:“我先走了。

    然后整个人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,各自吃各自的,唯独两头牲犴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寝宫之下,一缕晨光照进来。左师夜舞身上半掩着柔软的绸被,一身雪白的肌肤在纱帐后若隐若现。武罗睁开眼,动了一下,左师夜舞似乎还有些渴睡,脑袋拱了拱武罗,又将他抱紧了。

    武罗看着睡梦之中,左师夜舞略带娇憨的俏脸,不由得笑了。

    左师夜舞眨眨眼,抬头看着他,忽的笑道:“你可真浪漫,昨晚居然记得给我带回来一只烤鸟。”

    武罗叫道:“那美味很抢手的,我费了好大力气才从巫千寿那个逆徒手中抢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左师夜舞银铃一笑,长身而起,傲人的身材完全的展现在武罗面前,武罗咽了一下口水就要伸手,左师夜舞打掉他的禄山之爪:“行了,人家今天还有公务处理,必须得赶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武罗又躺了回去,双手枕在脑后,欣赏着左师夜舞穿衣。

    “整个九界星河,只怕都没有人想到,控制了八个魔域的玉刹魔尊,和控制了七个仙域的南荒仙尊在一起口他们以为,咱们一统魔域和仙域之后,必定会有一场惊天大战呢。”

    左师夜舞也笑,俯下齤身来在武罗唇上轻轻一啄:“这样不是最好吗?”

    香风消散,香影袭人,左师夜舞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寝宫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,赵晓晓的声音依旧冰冷:“先生,御捕仙后和明秀仙妃都在等着您了。”

    武罗一跃而起。

    他气定神闲的出现在谷牧青和朱瑾面前的时候,总觉得两女的眼神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谷牧青依旧英姿飒爽,若是换了男装,跟人说她乃是一方仙尊,大部分人都会相信。她只是看了武罗一眼,便不再说话,轻轻端起酒碗,在橘红色的唇边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谷牧青眼帘一抬,说了一句:“还是要节制。”

    武罗差点一口水喷出来。

    朱瑾咯咯直笑,捂着肚子拍着桌子,武罗恼羞成怒道:“阿瑾,这句话是你教给牧青的吧?你们两个,今天晚上一个都不准走!”

    他张牙舞爪的扑向两女,三人正在嬉闹,祖千秋的声音又很不合时宜的在外面响起:“先生,麻子衿小姐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武罗顿时成了一张苦瓜脸。

    全书完!